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理事会 | 网站会员 | 企业库 | 产品库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English 日本语

{#SiteName#}_{#PageTitle#}
首  页
时政要闻
试点城市
生态城市
产业园区
政策法规
气候变化
清洁机制
污染控制
新能源产业
会议展览
人物访谈
最新资讯
会员城市
智慧城市
环境服务
低碳论文
低碳经济
低碳技术
节能环保
新能源汽车
低碳生活
公告:  
 清洁机制
国内动态
国外动态
国际合作
国际要闻 国际合作
国际市场
 
推荐新闻
推荐项目
名牌企业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城市低碳经济网 > 清洁机制 > 国际合作 www.cusdn.org.cn
澳碳机制已传导能源投资价格变化
中国城市低碳经济网   2013-04-10 作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文字大小:[][][]

  目前,由发改委主导的7个碳排放交易试点省市都在密集推进工作。与此同时,减少二氧化碳的另一种手段,即碳税也在2013年两会前再次被财政部税政司司长贾谌提出。新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也在近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再次提出中国酝酿碳税的可能性。

  3月27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与澳大利亚气候变化、工业和创新事务部长格雷格·康贝特在澳大利亚部长级对话会上透露的消息看,双方同意在建设碳市场领域加强合作。

  在碳市场机制建立层面,澳大利亚是先行者之一而其模式也颇为特殊。

  澳大利亚在2011年7月宣布将于2012年7月1日实行碳价格机制(CPM),其中2012-2015年是固定价格阶段,相当于碳税;2015年后碳价则是由市场决定,采用浮动价格,并与欧盟碳市场对接。

  这样的碳价格机制推升了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能源价格,也让部分工厂倒闭。不过澳大利亚能源结构已开始有实质性的变化,许多发电商已开始放弃修建火力发电站,并且风能发电站的修建和运营都比新建的火电厂下降了14%。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征收高额碳税的同时,澳大利亚也有补偿机制这一重要元素,包括在工业上每年约有92亿澳元用于就业和保护参与交易的高排放企业的竞争性,投资130亿澳元用于清洁能源项目以及保护中低收入人群免受碳税的间接影响。

  一直认同碳税和碳市场可以并存的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气候变化、能源与环境高级顾问杨富强博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中国开征碳税尝试,澳大利亚补偿机制可以借鉴”,并且碳税开征工作可以促进碳市场的建立和完善。

  针对碳市场和碳税的选择,杨富强也表示,毕竟碳市场不可能包括所有的排放源,针对那些没有参与碳市场的企业可以进行碳税研究。

  澳大利亚模式:“碳税”过渡到碳交易

  自2006年《斯特恩报告》问世,澳大利亚碳价格机制方案从霍华德到陆克文再到吉拉德几经变化。

  最后在2011年由在位首相吉拉德确定了澳大利亚现行的碳价格机制,改变陆克文一步到位引入碳交易机制的做法。即分步骤进行,先实施固定碳价机制,再引入碳交易机制。企业和商界通过国家绿色建筑和能源报告机制公布自己的碳排放,这是污染收费的根据。每年年底,污染大户要向清洁能源监管局上报碳排放数量或付费。

  具体而言,2012年7月1日至2015年7月1日为固定价格阶段。碳价固定三年,碳价起始价为每吨澳币23元,每年按实价递增2.5%。第二阶段为排放交易机制,2015年7月1日起,碳价由交易市场决定浮动碳价,但是设有地板价格和天花板价格。碳价上限在国际期待价格上加20澳币每吨,并每年按实价增加5%。碳价低限为15澳币,每年按实价上升4%。

  “以碳价为导向的政策主要包括下面4个内容:碳价格;提高可再生能源创新和投资;提高能效;提高土地管理和水资源利用。”杨富强概括。

  参与碳交易市场的企业,包括固定排放源、交通、工业生产、废弃物(不允许丢弃)和不明排放源,一共有294家企业参与其中,而非此前预计的500家,共覆盖整个澳大利亚60%的排放量。

  随着碳价机制的实施,不少居民和小企业都担心自己将为碳税埋单,大企业也担心自己的成本会增高,因此反对声音不断从澳大利亚传出并一度被称为“有害的税”(toxic tax)。

  然而经过半年的时间实践,澳大利亚所受到碳税的冲击都在预计之中,而且澳国经济也没有如之前预料的那么差劲。

  澳大利亚的能源价格受到碳税的影响上涨9%到10%,但是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委员会主席近日表示“这在我们的预期之内”。

  当然,助推消费的上涨与澳币近年来升值等原因有着关系。

  碳税必须配套补偿措施

  澳大利亚对排放大户征收碳税,但是为了避免碳税的转嫁以及进一步促进经济的低碳转型,澳大利亚政府同时也推出了各类补偿机制措施以及援助计划,针对对象包括普通百姓、工业大户、制造业等。

  针对普通居民,通过该碳价格机制征收的费用中50%用于居民补偿,减少税收和增加收入来弥补这种影响,重点针对中低收入家庭。另外,家庭可豁免针对交通燃料费所收取的碳税。

  针对制造业,政府提供12亿澳币支持清洁能源项目,这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新的资金来源,直接促进能效和减少制造工业的碳排放,以及支持低碳技术的研发。除此之外,用电和气的大户可以直接获得8亿澳币的支持,在投资新能源项目上,每投资3澳币,将从政府获得1澳币的支持。

  对于工业而言,澳大利亚政府设立了工作和竞争项目针对排放大户,从2012年至2015年,将会获得92亿澳币的转型支持。另设3亿澳币帮助钢业转型。

  “这一系列机制对澳大利亚的碳价格机制的实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也有利于企业的转型。”杨富强表示。

  不过,他也指出,受澳大利亚碳价格机制影响最大的是煤矿行业,因此最公平的方法也是要帮助这些企业转型。

  当然,正是为了保证公平,澳大利亚政府也针对煤矿行业做出了相应的安排。按照计划,煤矿业将在接下来的6年内获得13亿澳币的支持,帮助行业的转型。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关闭一些煤矿。

  能源投资价格已发生变化

  在碳价格机制的推动下,作为全球第二大煤炭出口国,澳大利亚风电跟新建煤电厂相比,已经更具竞争优势。

  日前,一些研究机构发布报告,对澳大利亚的不同能源发电成本进行了全面的模型分析。

  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的研究报告显示,新建风电场的发电成本为80澳币/兆瓦时,而新建煤电厂为143澳元/兆瓦时,新建基本负荷天然气电厂为116澳元/兆瓦时(含吉拉德政府碳排放定价方案下的排放成本)。不过,即使在不考虑碳排放价格的情况下,风电成本也要比新建煤电厂低14%,比新建天然气电厂低18%。

  显然,碳排放价格让新煤电厂和天然气电厂背上更多成本,并且该成本预计在新电厂的使用期内还会显著上升。

  目前澳大利亚最大的四家银行已开始出现新变化,鉴于排放密集型投资可能带来的声誉损害,借贷机构即便肯为煤电厂提供融资,也不太可能在不收取可观风险溢价的情况下为新煤电厂融资。

  “投资新的燃煤发电厂在澳大利亚可能性非常小。相比可再生能源,它们太贵了。”彭博新能源财经澳大利亚清洁能源研究主管卡巴德(Kobad Bhavnagri)表示,除非亚太地区天然气价格大幅并持续下跌。

  即便如此,针对碳税依然有大量的反对声音,当然业主要是来自煤矿产业。碳税能否在澳大利亚继续存活,关键是看今年9月14日的澳洲大选结果。

  最后,杨富强还表示,碳税和碳交易尝试中有两种可能,一是碳税可以转化为碳交易;二是碳税和碳交易可以并存。

[中国城市低碳经济网编辑:陈关升]

版权免责声明本网站在刊发相关信息或图片时,由于网络的特殊性,无法及时确认相关信息的权利人或与权利人取得联系;若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信息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电话或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以便支付相应稿酬。

返回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天然气汽车存监管盲区 私自改装安全隐患大
·澳碳机制已传导能源投资价格变化
·国际买家谋退 七成CDM项目前景难料
·《京都议定书》清洁发展机制的“核证减排量”突
·《京都议定书》清洁发展机制“核证减排量”破10
最新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表情图标
验 证 码
关于我们 隐私权政策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合作咨询 欢迎投稿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意见反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2010  中国城市低碳经济网    京ICP备1505038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073号
上级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管单位: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     主办单位: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研究咨询部
联系电话:010-88407677    图文传真:010-88407983     电子信箱:culcen@163.com

52.2